财经 论坛 为什么说香港是一个咽喉要道

发表:2019年11月22日
文/天钧政经

香港是一个国际的大都市和金融中心,也是中方“一国两制”的对外窗口,这使得香港成为中南海内斗的焦点之一。香港为什么重要?因为这是一条咽喉要道。

外资进出要道

中国的外汇储备来源有三个方面:一个是中国依靠出口产品到其他国家赚到的钱,一个是海外发行债券借来的钱,还有一个是国际资本进入中国的资金。实际上中国的外汇储备,真正能动用的只有三、四千亿美元。

香港问题主要影响到中国两个部分的外汇供给:一方面是国际资本对中国进行投资的资金有70%是从香港进入到内地的;另外一方面,香港是人民币的海外结算中心,中国内地的海外融资和各种资本运作都在香港进行。这两个主要因素影响到了中国的外汇供给,一旦香港局势更加恶化,外汇供给就会出问题,导致外汇供求关系失衡。如果这方面稳不住,就必然影响到人民币,整个中国内地资金供给就会出问题。

香港(123RF)
香港(123RF)

资金逃出中国要道

香港一直是中国内地外逃资金的首选中转站,大量资金的涌入也推升了香港楼价。一般说来,中国资金大规模外逃有四个途径:第一是利用进出口贸易通道;第二是利用地下钱庄;第三是利用境内外银行;第四是通过海外投资并购。

鼎盛时期香港曾有近两千家持牌换汇公司(货币兑换机构),资金逃出中国内地,很多都是通过香港换汇公司的渠道流出。

面对中国经济增长持续乏力等现状,体制内权贵阶层持续将资金转移到海外,导致中国外汇储备不断下降。中国资金外逃,也会导致外汇占款下降,这是相对外汇储备额外增发的基础货币,中国央行要回收这部分资金,这样内地资金供给趋紧。

回顾2015年和2016年,外汇占款与外汇储备同时大幅下降。一方面,这是在人民币持续单边贬值情况下,中国央行抛售外汇“维稳”人民币汇率的结果;另一方面,银行结售汇长期逆差也体现了资本外流的压力。

资本市场要道

体制内权贵们利用各种方式,闪转腾挪把资金转移到海外,通过离岸公司转了几次手洗白,然后摇身一变成为外资,大摇大摆再次从香港进入中国内地搅动经济获利。尤其通过香港与内地股市互联互通计划的外资,就有权贵们的资金在里面。

中国内地股市数据显示,11月1日,北向资金(从香港股市进入中国内地股市)合计净流入74.5亿元,其中沪股通净流入32.78亿元,深股通净流入41.72亿元。至此,北向资金已连续第七个交易日净流入,累计流入251亿元。年初至今,北向资金净流入量总计已经超过2000亿元,截至11月1日收盘,净流入量高达2257.61亿元。

因为体制内权贵在内幕信息获取等方面比普通投资者更有优势,股指涨跌与北向资金的净流入和净流出息息相关,市场表现尽在北向资金掌控当中。从历史的交易情况来看,北向资金对于宏观层面的信息把握得相当精准。

大陆官媒今年3月曾报导称,北向资金一直是市场关注的重要风向标,股市上涨离不开北向资金的“发动机”,而北向资金中又免不了“鱼龙混杂”内地资金南下,加了杠杆回到内地股市。

国际贸易要道

因历史原因,香港有独特的独立对外交往优势,这与中国内地、美国形成了复杂的“国际贸易”格局。

过去3年,中国是美国第一大贸易伙伴,美国是中国第二大贸易伙伴;中国内地是香港的第一大贸易伙伴,美国是香港的第二大贸易伙伴;香港是中国内地的第四大贸易伙伴,香港是美国的第十九大贸易伙伴、第九大商品出口地。

香港作为自由港和自由贸易区,可以依靠中国内地承接巨量转口订单。2016年,香港转口贸易额已经接近5000亿美元。这一切都因在1992年,美国国会通过《美国-香港政策法》(United States-Hong Kong Policy Act),使香港继续享受贸易优惠,成为独立关税区。

2019年10月,美国国会众议院已经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内容包括要求美国政府检视给予香港独立关税区地位。如今,香港的民主运动已持续5个月,随着香港局势的不断恶化、街头暴力的逐步升级,11月14日美国参议院计划进入热线通过机制——一个快速立法程序来启动对《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通过机制,大大提前了该法案在参议院的排期。该法案若通过将交予总统签署后正式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