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自由 他们冲破柏林墙

发表:2019年11月22日
文/徐荣

30年前,柏林墙倒塌,不知多少柏林人流下了激动的眼泪。很多人表示,没有比这更美好的时刻了。

柏林墙,一个历史的见证,它见证了无数墙内人,对自由明灯的向往,即便付出生命,即便要克服千难万险,也不能阻挡人们奔向自由的脚步。看看这众多的逃亡方法,每一种,都是被剥夺自由的人,智慧和勇气的象征。

大步越过铁丝网逃亡

1961年8月15日,负责把守柏林墙的东德士兵给了全世界一个惊喜:19岁青年舒曼,头戴钢盔,身背长枪,在执勤时突然甩掉步枪大步越过铁丝网,成为东德第一位穿越围墙,投奔自由的东柏林人。不过此后,这种方法就再也行不通了。

柏林墙(123RF)
柏林墙(123RF)

开重型车硬闯柏林墙

一个名叫布鲁希克的男子采取了硬冲的办法,他利用大客车冲击柏林墙,不过行动从一开始就被发现了。客车在枪林弹雨中行驶。车身着火了,但马达还照常工作。布鲁希克不顾一切加速前进,一声巨响,柏林墙被撞开了一个大缺口,整个客车冲进了西柏林!

欢呼的人群拥上来迎接,却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驾驶座上的布鲁希克身中19枪!当客车冲进西柏林的那一刻,布鲁希克停止了呼吸。

驾车“钻”越哨卡栏杆

一位小伙子发现哨卡是用栏杆挡住的,栏杆有一定高度,只要车子足够低,就可以从栏杆下面钻过去,于是他把心爱的姑娘藏在车子里,趁边防不注意,一给油门就钻过去了。

另一位小伙子如法炮制,时间是一周后。他原封不动把朋友的做法重演了一遍,车子竟是同一辆车。

他遇到了一个迷糊的警卫,警卫问:“这车,以前是不是来过东德?”小伙子面不改色的回答:“当然没有啦!”结果,他就这样也把情人从东德带到了西德。后来这两对年轻人共同举行了婚礼。此后,东德边防在横向栏杆下面装上了垂直的链条,这种方法也行不通了。

驾火车逃亡

1961年底,柏林封锁越来越彻底,从12月开始,铁路局所有员工被进一步指示,近期内往西柏林的所有列车都会全部停驶。

火车驾驶员哈利•德特林负责的是位于东德的奥拉宁堡——东柏林路线。他的太太和小孩已经藏在这辆火车上,同行的另有32名乘客。

那天晚上8点,火车缓缓驶近东西柏林交界的终点站。随着越来越接近车站,火车却没有一点想要停止的样子。

“你的车速过快,请减速。减速!立刻减速!”

站方已经察觉到司机的意图,站内的售票员跑去拉紧急制动器,但停不住疾驶的火车。司机闭上眼睛,火车一头撞进了西柏林地区。车上的25名乘客和德特林一家,永远的待在了西德。

隧道工程逃亡

另一个办法,是《肖申克的救赎》中,大家熟知的,挖隧道。为了避开警察便衣,著名的57号地道从西柏林开始挖掘,挖了整整6个月才完工。出口在东柏林一所房子后院的厕所里,地道全长145米,深12米。

参与此工程的36个男青年和一位女青年,由此营救出了亲人和朋友,以及一些不认识的家庭。

在柏林墙穿过的伯尔瑙厄大街,在1962年到1971年之间,出现了11个隧道工程,其中只有3个完工并被成功使用。

自制潜水艇逃亡

德国人的机械设计制造能力举世闻名。1968年,一位东德青年利用自己造的潜水艇到达西德。他使用摩托车马达,还有组装的钢板,配上导航,压缩气体等系统,在家造出了一个个人用的小潜水艇。

用这个潜水艇,他从东柏林东部的波罗地海海岸下海,在水下航行5个小时,朝着德国东部邻国丹麦航行了25海里,最终成功逃亡,而且被西德的一家大公司高薪聘用。

乘热气球逃亡

1979年的一天晚上,在东德一个家庭的后院里升起了一个巨大的热气球,气球的吊篮里是两对夫妇和他们的4个孩子,为了这一晚的逃亡,两个家庭花了数年的时间。在此期间,两个家庭自学材料学、工程学、气体动力学、气象学……他们后来建立了家庭实验室,成功在后院里制作完成了高达28米的热气球。

这个热气球在通过柏林墙的时候,被警察发现并开枪射击。他们操纵热气球一下升高到了2800米以上的高空。热气球在飞行28分钟后安全落地。降落整整24小时以后,军人来了,他们对这两个家庭说出了他们盼望了多年的话:“你们自由了,这里是西德领土。”

冒险跳楼逃亡

柏林墙是把柏林城从中间割裂的,所以墙体遇到大楼时,整座楼变成墙体的一部分,于是就产生了这种逃亡方式:跳楼。

只要有人爬到楼上,表现出逃亡的意图,西柏林人就抬着床单跑来接应。年纪最大的跳楼者,一位77岁的老太太,几度犹豫不决,还把自己吓得瘫倒在地板上。就在西柏林人失望的准备散去时,东柏林的警察发现情况,冲进了大楼。警察破门的声音给了她无穷的动力,终于冲向窗口,一跃而下。

化妆苏联军官带模特逃亡

魏京生先生听说过这样一个逃亡故事。

一个东柏林的人,花了很长时间,搞到一批苏联军服,想冒充苏联军官逃走,但他只有一个人,也不敢告诉别人,因为东德的特务活动非常厉害。

可是他一个人开吉普车过去,看着会比较奇怪,因为一般都是一车苏军的军官开着吉普车过去。

结果他跑到服装店,搞到了几个模特,让这些模特穿着苏军军服坐在后边,他开着吉普车,穿着士兵的衣服,他也会说俄语。当时的苏军对自己人不太检查,敬个礼就过去了。

驾驶飞机逃亡

贝克三兄弟逃亡方式各不相同。1975年大哥英戈搭乘一艘橡皮艇滑到西德去。

1983年,二哥霍格跟着朋友带着一把弓箭,从屋顶射了一条绳索然后爬过去。

当两人决定也把自己的小弟接过来时,东德已经把水陆都封锁的密不透风。于是三兄弟决定买架飞机来实施第三次的逃亡。

他们卖掉了自己的酒吧,买了2架造价分别为24000马克的双座轻型飞机,还花了3000马克升级飞机引擎。

为什么买2架飞机而不是1台呢?答案是:1架接弟弟,另1架留在空中摄影。

1989年5月,他们的第一次尝试失败了。两个星期后,两个哥哥在飞机机尾涂上伪装的红星,目的是让东德空防军误以为是苏联飞机而不敢开枪。

大哥拿起无线电呼叫弟弟,几次呼叫以后,无线电响起一阵嘈杂的声音:“我在。”

弟弟艾德格前一天晚上就躲在碰头的地方了,他躺在灌木丛中,兴奋和恐怖同时在他脑海里萦绕,听见引擎声响,他立刻爬出了灌木丛。

14年没见面了,但是大哥还是一眼就认出自己的弟弟。艾德格爬上飞机开始此生的第一次飞行,二哥则一直都在空中盘旋,用摄影机记录下这一切。

最终,三兄弟用戏剧性的方式,降落在西德国会大厦正前方的广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