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看官场 635

发表:2020年02月18日

1.@xxx_fee:作为一个大陆人,我深深的能感受到我们大陆人的精神分裂,我们经常在网上骂欧美,但是我们以穿欧美奢侈品为荣,连村长贪污到钱了,第一个念头都是买个欧洲奢侈品,再想着把孩子送到美国去,这就是我们大陆人,精神分裂自我矛盾的常态。

2.@japanaqi:一群中国人在讨论最近发生的杀医事件,最后大家一致认为:中国的所有医院都应该像火车站和地铁站那样进行安全检查,凡是携带凶器的一律不得入内。听后我问他们:为何台湾和日本的医院、火车站和地铁站不安检?偏偏中国的需要安检呢?大家听后沉默不语,没有人来回答我……

3.@tucaolema:武汉紧急情况,患者自己冒死发微博,并表示对自己所发信息负责,微博都是实名制,值得围观一下:1、武汉医院发热病人人满为患,基本没有床位。2、病患需要回家隔离,我勒个去,回家怎么隔离?3、他父母先中标,然后自己也中标了,检测结果跟父母一模一样的病毒。各位自保!

4.@李承鹏:你以为你表演了感动,你就不感染了吗?你以为你顾全了大局,这就不是个局吗?有时候,大局就是个局,为了这个局,武汉官员必须搞出一派喜庆、奋进、欢快、祥和景象。

5.@japanaqi:一夜之间,武汉人有家难归,彻底沦为了中华民族的弃儿,仿佛武汉人已经不再是血浓于水的中国同胞,整个湖北省已经不再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他们像港独台独一样,被中国其它地方的人所憎恨。

6.@迩东晨:随机查了几个省、市,发现红会会长均是副省、市长兼任,不想一一验证,大概这是标准配置。有人居然还说红会是NGO。

7.@琉玄:大家经历了这几天,再审视自己的家底,自问:我们经得起一场重病吗?我反正经不起,就算我的收入已经超过国内百分之多少的人,我也经不起,我连医院里的一张病床都搞不到。中国根本就没有中产阶级,只有两种阶级,一种是我们,一种是“能搞到病床”的阶级。

8.@hawking197428:中国平民应该明白一个道理,在这个国家,你我的命一点都不重要,一千万个你和我加在一起也等于零。在重要性排序上,首先是政权安全,其次是那些超级福利和特权,如果还有剩余的精力,那就关心一下经济,如果还有剩余的,那就关心一下领土邦交什么的。至于你我的生命、财产、尊严……别傻了,你想什么呢?

9.@dowei:“在此之前,一直觉得自己一路拼搏,工作十余年奋斗到中层,家中虽无大财但照顾好家人是没问题的。当天灾降临,才发现这一切什么都不是,只感到无尽的无力”,同学的前同事说,现在刷微博成了活着的希望。

10.中疾控首席科学家曾光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中国疾控系统只有“干活的权力”,可以收集和分析数据,但不是决策机构。相比之下,美国的疾控中心是政府部门,而中国的疾控中心是事业单位,是没有权力的。中国疾控在卫健系统中的地位是绝对弱的,疫情情况只有政府授权你去谈,你才能谈。

11.@fuxianyi:其实,李文亮医生并不是英雄,面对警察,他很害怕,担心影响前途,承认自己是造谣,写下了明白两个字,如果疫情没有爆发,他也不会再多说一个字!其实他没有哨子可以吹,也没有向公众大喊危险,只是偷偷告诉他的朋友和亲人,让他们小心,让他们要注意。但为什么我们都伤心?因为这就是我们自己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