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直升机投药灭鼠 鼠疫发源地鼠辈泛滥

发表:2019年12月04日
本报综合报导

大陆今年迄今共公布5例鼠疫病例。有推文称,内蒙、甘肃、宁夏、新疆、辽宁和吉林等北方省区300多个村被完全封锁。内蒙已调派飞机在方圆近200英亩土地喷洒毒药。

据“中央社”11月28日的报导,内蒙古卫生当局27日晚间在官网公布新增1例腺鼠疫确诊个案,为乌兰察布市四子王旗牧民,和之前出现病例的行政区都不同,并称发病前曾在鼠疫疫源区活动,目前病情平稳,于当地医院隔离治疗,当局已针对4名密切接触者采取隔离与健康监测。

这次新增的病例是内蒙古第4例,而且4例都是11月份才确诊的病例,加上9月甘肃酒泉市的1例病例,中国大陆今年迄今为止共公布了5例鼠疫病例。根据中国官方资料,仅知最新一例的患者住在内外蒙交界地区,不清楚是接触什么动物染上鼠疫。

内蒙火车站乘客需逐个测体温。
内蒙火车站乘客需逐个测体温。

中央社11月26日报导说,内蒙中部乌兰察布市政府已经展开喷药,同时另一个地方当局则发布数张官员穿着白色工作服与面罩的照片,并说为执行“灭绝老鼠与跳蚤任务”,已调派飞机喷洒毒药。以救援为主的华彬航空于20日发布微博称,该航空的4架直升机队已分两批在锡林郭勒草原,投药灭鼠。

中央社引述消息说,大陆300多个村被完全封锁,村民不许进出,以防鼠疫扩散,村庄通讯也遭切断,并有武警驻守。报导称,这项消息目前为止无法获得证实,但香港01报导有媒体试图前往内蒙第3名鼠疫患者工作的铌钽矿现场时,被一辆当地车辆挡住去路,车内自称来自防疫站的工作人员告知,这里是疫源地,前面已经被隔离,不能进去了。

目前内蒙古灾情到底有多严重,只有官方公布的消息,外界无法得知真实情况。

《界面新闻》11月25日的报导称,在蒙金矿业加布斯铌钽矿工作的刘庆喜(化名),于本月初捉到一只误闯工地的野兔,并与数名工友进食分享。然而,刘男事后出现反复发烧症状,即使服用感冒药也不见好转,因此前往数十公里外的化德县医院就诊,经求医后确诊腺鼠疫。

在当地牧民来看,有外省工人染病鼠疫是因他不了解锡林郭勒盟当地的生活习惯,只要不触碰和食用野生动物,便不会感染,“不然我们早得(鼠疫)了”。

据《东方日报》11月28日的报导,有消息指目前大陆鼠疫疫情已扩散至长春,有声称是患者家属的人23日在微博透露,其大伯因染肺炎曾前往多家医院求诊,都遭到拒绝,原因是院方没有能力确诊是鼠疫还是食物中毒。爆料者近日再发文称,他大伯已因病离世,且已落葬,指由发病到离世前后只有8天。相关消息目前已在微博“消失”,官方也未作出回应。

据《东方日报》引述专家说法指出,当老鼠达到一定数量后,鼠疫菌扩散至其它啮齿类动物和人类的风险随之增加,当生态环境退化,鼠疫更容易泛滥。除鼠疫外,沙士(SARS)等病毒均可能会潜伏在野味体内,即使已彻底煮熟,病毒亦有机会在烹调过程中传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