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再现奇葩证明

发表:2019年06月25日
本报综合报导

大陆各类怪异证明层出不穷。近期湖南一学校要求一老人到派出所开出“孙子是孙子”的证明;海口一市民购房时想把妻子的名字加在房产证上,但在提交结婚证后,却被要求提出“我老婆是我老婆”的公证书。

湖南省张家界慈利县岩泊渡老人杨某到学校给孙子办入学手续,在出示户口本后,学校还要求杨某开出一张“孙子是孙子”的证明。

也就是说,虽然户口本上清楚地记录着杨某与孙子是祖孙关系,但还需要附上一张派出所开具的“亲属关系证明”,学校才相信“其孙子是其孙子”。

去年取得海口户口的郭先生,于今年3月23日购买了海口的一套房子。在缴纳50万元人民币的首付款后,郭先生想把妻子的名字也加在房产证上。于是郭先生申请变更共有买房人名称,并提交了结婚证。

可是开发商称结婚证不能证明他与妻子的关系,户口本上的亲属关系也不能证明,要求其到公证处证明他们是夫妻关系。

郭先生找了多家公证处,给的回复却是:无法开具此类证明。经过一番波折后,最终有一家公证处同意开具公证书,不过公证书上写的是影印本与原本相符,开发商称这个公证书仍无法证明郭先生与妻子的关系。

今年1月29日,中共司法部法治调研局表示,“截止到2018年底,各地区、各部门共取消证明事项六千余项。”各类证明如,出境旅游被要求证明“我妈是我妈”;开公司要提供“不扰民证明”;身份证性别出现错误被要求证明“儿子是男性”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