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官员自相残杀 公安内部更暴烈?(图)

发表:2020年01月13日

内蒙古伊图里河镇森林公安局在去年底发生一桩惨案,该森林安保大队队长、50多岁的陈某某在公安局院子里,枪杀了2名副局长,另有3名警察受伤。事件疑涉官场警界自相残杀。公开报导显示,近几年官场内斗更显暴力和血腥。

据大陆《新京报》2019年12月30日援引内蒙古伊图里河镇森林公安系统内部人士透露,事发在12月25日,当时陈某某之所以可能拿到枪,是因为他当日值班,而向单位同事开枪的原因,可能是因为其个人问题被检察院谈话,“ 谈话结束后,就奔单位的两个副局长去,两个副局长都死了,还有一个重伤,局长没事儿,逃过一劫。” 至于受伤警察伤势如何,内部人士称不方便透露。

外界认为,从透露的信息看,陈姓老警察在被检察院问话后,即怒气冲冲枪杀上级领导,应有隐情。最大的可能是其被问话是因为受贿、贪污等不当行为,而其自认 “ 冤枉 ”,是因为案情或涉及局长、副局长和其他同事,但他们在背后都将主要责任归于他一人身上,而他不想独自 “ 背黑锅 ”,也对 “ 陷害 ” 自己的人怒不可遏,遂起了杀机,宁可鱼死网破。

中共公安,示意图。(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中共公安,示意图。(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从内蒙古前公安厅长赵黎平杀情妇,到现在警察杀警察,内蒙公安再度 “ 名满全国 ”。

近些年来,中共官员惨死于同事或下级之手的案例并不少见,被曝光的同样也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以下略作盘点:

2019年12月27日,广州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教育软件学院院长谢冬青因故意杀人、贪污罪被判处死刑,另罚款10万元人民币(下同)。该案去年6月发生。谢冬青被指于2018年6月29日,在番禺区大学城某高校地下停车库,持刀伤害被害人罗交晚与申海燕夫妇。两人经抢救无效死亡,谢冬青则在现场持刀自残。罗交晚为广州大学科研处处长。凶嫌与男同事是同门博士生,有师兄弟关系。

2018年6月8日,吉林省政法系统官员孙恒山在办公室被下属杀死,身中数十刀。而孙恒山担任的是被中国网民称为 “ 死亡职位 ” 的臭名昭著的 “ 610办 ” 主任。

2018年5月,陕西安康市宁陕县烟草专卖局前副局长熊博对新调任赵副局长投毒未遂。同月,陕西咸阳市渭城区法院院长苏俊和妻子刘某在家中被两名下属刺伤,嫌疑人之一系苏某下属、渭城区法院执行局局长董虓。

2017年1月11日晚,云南镇康县统战部副部长蒋钳虎驾车撞死县国税局副局长袁永康、国税局办公室主任罗桂君。

2017年1月7日晚,在四川达州市达川区黄都乡五通村村委会发生3死1伤的官杀官命案,且疑凶手段非常残忍,死者的面部、头部及颈部被狂斩。杀人者莫某德和杀害的谭某莲、王某桂都是该村的村委会成员。

2017年1月4日上午,攀枝花市委书记张剡、市长李建勤在攀枝花会展中心被枪击受伤,开枪者是该市国土资源局局长陈忠恕,他被发现时,已自杀身亡。

2016年7月28日15时左右,湖南省耒阳市蔡伦北路耒阳巨力农业有限公司办公室发生人为纵火案件,纵火者为许时明,生前为耒阳市南京镇干部,已身亡。伤者谷云利,曾任耒阳市公安局治安巡逻大队大队长。两人因生意问题争议起冲突,在办公室纵火拼命,结果一死一重伤。

2016年6月18日凌晨,广西梧州市新兴二路发生一起故意伤害案,两名国税局干部因口角引起斗殴,导致一人死亡。

2016年3月15日晚,陕西咸阳淳化县十里塬镇十里塬村街道上发生一起命案,两个原本称兄道弟的镇政府官员宋某和魏某在街上谈话时发生冲突,宋某最终持刀捅死魏某。

2013年6月9日,湖南株洲市档案局工会主席在办公楼3楼局长办公室持刀将女局长刺死,随即跳楼身亡。

2008年2月,内蒙古呼和浩特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公安分局局长关六如在呼和浩特市市委副书记王志平办公室,开枪打死王志平和一名女性税务官员后开枪自杀。

2003年8月19日,福建省闽侯县廷坪乡黄埔村举行村委会主任选举,时任村委会主任肖书浙担心另一候选人肖书建获胜,于是收买两名杀手,在选举现场枪杀肖书建。

…………

除了公开的杀戮,中共官员 “ 自杀 ” 或 “ 被自 ” 这些年来也是层出不穷。以2019年最后三个月为例,10月31日,重庆市委副书记任学锋离奇 “ 坠楼  ”死;11月22日,黑龙江省公安厅前高官赵春波坠楼身亡;12月5日至19日两周内,4名官员离奇死亡,他们是北京政协委员、京剧女星姜亦珊,中共顶级军工专家、中航飞机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守泽,清华大学团委办公室主任朱小亮,锦州银行原董事长张伟。而他们死亡背后的推手或凶手,依旧是个谜。

事实上,中共党官间的自相残杀,自其建党之日起,就一直没有停止过。从言辞抹黑,精神上击垮,到肉体折磨,乃至公开或暗地里消灭肉体。不止普通党官,中共的一代代党魁和一个个高官,从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康生、王明、彭德怀、高岗,到薄一波、邓小平、江泽民、周永康、薄熙来等,都参与血雨腥风的中共内斗。但与中共中下级官员彼此残杀时有被曝光相比,中共高层内部的自相残杀更具有隐蔽性。如前中共国家主席刘少奇被毛下令打倒,被关押至死;周恩来患癌,毛推迟治疗时间,并在其死后在中南海放鞭炮;另一个前国家主席杨尚昆疑似在住院期间被江泽民暗害。

另据海外媒体报导,前中共党魁胡锦涛经历三次未遂暗杀,幕后主使者为江泽民和其死党。江泽民亲信周永康,在2014年落马之前,曾在2013年中共北戴河会议前后,至少两次试图暗杀习近平。一次是在会议室置放定时炸弹;另外一次是趁习近平在301医院做体检时打毒针。

时政评论员李天笑认为,内部屠杀和自相残杀是中共与生俱来的生存方式。同时也显示中共统治集团的内部矛盾调节机制失效。而历史上每个王朝的覆灭,都是因为内部机制严重失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