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创新主席向心遭曝买卖军火(图/视频)

发表:2019年11月28日
记者:林中宇综合报导
香港中国创新投资主席向心。(中国创投官网截图)
                                   香港中国创新投资主席向心。(中国创投官网截图)

中共特工王立强出逃澳洲,大爆中共渗透和操纵港台事务、干预台湾大选、渗透澳洲等黑幕。其中香港中国创新投资有限公司(简称中国创投)主席向心夫妇,被点名是中共情报头子。日前有自称与向心同期在国防科工委共事的老同事,在自媒体揭露向心搞军火买卖,并认为王立强有关爆料属实。

叛逃澳洲的中共特工王立强指控,其前老板向心夫妇掌控的中国创新投资是在中共总参之下成立,是中共特务机构与特务人员潜伏的前线公司,目的是 “ 渗透香港的金融市场并搜集军事情报 ”,该公司董事会主席及首席执行官向心也是一名高级特务。

王立强在澳洲媒体亮相后,中共随之动用一切力量减轻震荡,除了官方发声明称其为诈骗逃犯,发布 “ 受审 ” 视频,媒体和网络上也有专家、大V对王立强间谍身份的大量质疑。但也有不少分析家认为王立强爆料可信,同时有知晓中共体制内幕的人士站出来支持王立强。

来自美国加州的自媒体人 “ Inty综合 ” 在直播节目中接到一名特殊听众John的电话。John自称曾经是体制内人士,曾经和向心同期在国防科工委工作,后来转制到中共总装备部。但很多年前已经完全退出体制,目前移民美国。

他表示,尽管他不认识王立强本人,但王所说的向心的经历,王的那些话他可以做旁证。

王立强在对外媒的爆料中提到,自己曾是中国创新投资的员工,向心曾告诉他,自己于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初,曾为中共军方控制的国防科工委工作,该部门致力于推动研发中共的新式武器项目。香港回归前夕,向心受中共军方高层聂荣臻之女聂力以及其丈夫丁衡高上将的委派,以向心之名在香港收购两家上市公司,“ 中国创新 ” 与 “ 中国趋势 ”。

聂荣臻之女聂力及聂力丈夫丁衡高      ( 图: 阿波罗网)
                             聂荣臻之女聂力及聂力丈夫丁衡高      ( 图: 阿波罗网)

John表示,他对丁衡高、聂力很熟悉,曾经在二人手下工作。90年代中期,向心接受丁衡高、聂力的委派,被从国防科工委调到香港,他也都知道。他当时也在北京国防科工委工作,后来转制到总装备部。

John表示,向心的公司 “ 中国创新投资 ” 的确是中国军方的公司。他称,无论在香港还是澳洲,凡是以 “ 新时代 ” 开头的,基本上都是中共国防科工委旗下的公司。

John还说,之所以用 “ 新时代 ”,当时是为了响应邓小平说的一句话:“ 要走进新时代。” 国防科工委,中共元老聂荣臻也曾题字 “ 新时代 ”。其总装备部、国防科工委的公司,叫新时代,叫 “ 希望 ”、“ 和平 ”、“ 幸福 ”,多是体制内的公司,全部到香港。

王立强在接受外媒采访中提到,中国创新投资透过 “ 中国科技教育基金会 ” 渗透香港大学,并发展情报工作,干预香港的抗议运动。该基金会由向心的妻子龚青设立,每年获得中共资助人民币五亿元。

根据中国科技教育基金会官网介绍,基金会由新时代环球投资基金注资设立,筹集基金已超过八亿元港币,中国创新、中国趋势分别为基金会的策略及控股投资标的,基金会理事长为向心,宗旨和主要业务包括中国与香港的科技教育交流和培训活动。

对此,John还表示,“ 愚蠢的是他们到了香港也没有改名。因为在中国,老大讲了 ‘ 新时代 ’,下面没有人敢改名字。但这些公司都是拿的纳税人的钱。”

王立强在之前采访节目中还透露,向心并非真名,本名是 “ 向念心 ”,当年受中共军方高层的委派,并将其原名改名为 “ 向心 ”,让他到香港设立公司。

John也表示,向心确实是假名字,但 “ 向 ” 确实是他的姓。向心当年在科工委时,他们都称呼向心为 “ 向参谋 ”、“ 小向 ”。向是有任务的,John说自己当时也有相应的任务,但他知难而退。但都是那一批人,包括向心的老婆。

John还透露,向心他们的公司全部是国家资产,不是个人的,但他们可以从中营利,通过做军火买卖或其它买卖,中间可以拿到15%的费用,每年经手的经费是很多的。

对于外界有些舆论否认王立强的爆料,质疑王立强的身份和用意,John说,他看过王立强采访报导,尽管他不认识王立强本人,但他相信王立强转述的向心所讲的话,向心的那些经历是真的。

John表示,自己已经离开体制多年,目前已经移居美国。之所以离开体制,也因为个人和家庭的情况,不再相信这个体制,也看到一些非常残暴的黑暗的东西。

                    

香港 “ 中国创新 ” 曾高调投资军工业

早期报导显示,向心夫妇持有的这些公司,2007年曾高调投资中国军工企业。中国趋势曾和中国兵器工业集团附属公司签约,中国创新也曾投资发展新能源电池,而背后引用的是军用航空蓄电技术,作为第一家投资军工业的 “ 外资 ”,疑似掌握共军核心技术。其隐密背景引人猜测。

据新浪财经2008年5月12日报导,中国创新投资有限公司2002年8月28日在香港交易所主板上市后,由于科技股股灾、SARS肆虐中港两地以及中国股市持续低迷,中国创新的主要投资集中在香港及台湾。但在2007年,随着中共国防科工委、国家发改委、国资委出台 “ 关于军工企业股份制改造的指导意见 ”,中国创新投资当即高调宣布,供股集资投资中国军工行业。宣布当天,其股价逆市急涨96.8%。

报导说,中国创新成为当时香港地区第一家敢吃 “ 螃蟹 ” 的 “ 外资企业 ”。

紧接着,中国创新开始了一系列的中共军工行业的投资:2007年11月,中国创新宣布和北京黑峰航空科技有限公司签订合作框架协议,正式进入国内军民两用无人飞机市场。仅一个月后的12月15日,中国创新再次宣布收购Takenaka Investment已发行股本的30%,以及相应股东贷款300万美元;而Takenaka Investment的主要资产包括,持有从事制造及分销军民两用铜箔的镇江藤枝铜箔有限公司65%股权。

2008年1月,中国创新又再宣布与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光电局签订谅解备忘录,取得投资中国兵器工业集团两个太阳能计划的优先权。

这篇发表于2008年5月12日的文章还称,中国创新(1217.HK)已与中国兵器工业集团成功结盟,获得多个项目投资的优先权,而与航空、航天、舰船合作的多个竣工项目亦将纷至沓来。

文章也对中国创新的背景提出疑问,以及究竟是什么原因促使中国创新成为敢吃军工 “ 螃蟹 ” 的企业?但文章并未给出明确答案。

11月24日,向心、龚青在台北机场准备出境时,被台湾调查局国家安全处拦截;周一(25日)被移送台北地检署进行复讯;周二(26日)被限制出境出海。

据《壹传媒》报导,在被问讯期间,向心、龚青一直向检调撇清自己与王立强毫无关系,指王也不是自己的员工。不过当检调当局出示了3人在一个聚会场合的合影,向龚二人无法再自圆其说,一时哑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