黥吞鲁能集团的另一个神秘老板 浮出水面(图)

发表:2019年11月26日
记者:苗薇综合报导
山东“巨无霸”鲁能集团被贱卖所涉第一个关键人是曾庆红的儿子曾伟。(合成图片)
         山东 “ 巨无霸 ” 鲁能集团被贱卖所涉第一个关键人是曾庆红的儿子曾伟。(合成图片)

最新一期财新周刊,深度起底以中共内蒙古政法委前书记邢云为首的腐败窝案,其落马犹如推倒多米诺骨牌,相继传出呼和浩特、包头、鄂尔多斯十数位政法界权力人物,以及与其过从甚密的商人涉案被查。其中包括当年吞掉国企 “ 鲁能集团 ” 的神秘人物董介荣。

现年67岁的邢云,生于包头长于包头。从1968年参加工作起,仕途从未离开过内蒙古。

邢云曾长期担任内蒙古自治区经济三强之二的鄂尔多斯、包头 “ 一把手 ”,掌管自治区政法委也长达五年多时间,从内蒙古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党组副书记位置上退休两年多后,2018年10月25日,邢云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宣布遭受调查。

报导指,邢云主政鄂尔多斯期间,在国企民营化中,因邢云权力资源集于一身,私营老板们竞相奔走门下,邢云则与私营老板进行权力寻租,利益输送。

今年8月15日,邢云受贿案开庭审理。据指控,1996年至2016年的20年间,邢云直接或者通过其近亲属收受他人财物,折合人民币4.49亿余元。这是中共建政至今,副部级以上官员被控受贿金额最高者。

邢云与董介荣关系密切

鄂尔多斯市泰宝投资有限公司(简称泰宝公司)董事长董介荣就是与邢云过从甚密者之一。

董介荣绰号 “ 董二 ”,50 多岁。在鄂尔多斯,“ 董二  ”及其泰宝公司大名鼎鼎。泰宝公司2004年3月成立,主营路桥和基础设施建设。

泰宝公司的介绍材料称,其先后投资100多亿元人民币,以BOT方式建设、经营五条公路,总里程390公里,设置收费站18处。

2001年9月,邢云离开鄂尔多斯,去包头任市委书记。不少人跟着来到包头。而董介荣在当年7月即抢先来到包头,在高新开发区注册了包头市黄河路桥工程有限公司(简称黄河路桥)。很快,黄河路桥即承揽了大量基础设施工程。

几年间,包头机场高速、包固高速等多项政府基础设施项目,尽数落入 “ 董二 ” 囊中……董介荣也成为 “ 百亿富翁董二 ”。

2018年10月,邢云被审查后,董介荣随即失联,相信是被协助调查。

2019年8月,在消失近一年后,董介荣名下公司密集发生工商变更,他转让了泰宝公司、荣联路桥等所有企业的股权,并退出任职。

鲁能集团被私 董介荣间接持大量股份

2006年,山东最大的国有公司 — — 拥有738亿资产的鲁能集团被几个身份不明的神秘人物悄然黥吞。

2007年1月8日,传媒人胡舒立任主编的《财经》杂志的调查报道《谁的鲁能》,披露总资产高达738.05亿元的山东鲁能集团公司悄然私有化的内幕。两家私人企业北京国源联合有限公司和首大能源集团有限公司合计斥资32.76亿元,获得鲁能集团91.61%的股份。即700多亿的国资被吃掉,整个收购的过程非常隐秘和复杂。

财新周刊报导,公告中复杂的股权示意图显示,国源联合以57.29%的股比绝对控股鲁能集团,北京荣达聚亨投资有限公司通过新时代信托持有国源联合95%的股权;而赵兴银、包头市黄河路桥工程有限公司分别持有荣达聚亨52%、30%的股权;自然人赵兴银从而间接持有鲁能集团28.30%股权。

公告未对赵兴银作任何介绍,之后人们发现他的身份是黄河路桥的总经理,黄河路桥的实际控制人、法定代表人正是董介荣。

根据上述股权结构,黄河路桥本身作为荣达聚亨的第二大股东,也间接持有鲁能集团16.33%的股份,而董介荣作为黄河路桥实际控制人,间接持有鲁能集团的股份也达到11.04%。

财新报导说,赵兴银只是一名山东省泰安市肥城县边院镇柳林村柳林小学的英语老师。他被卷入这场惊天 “ 蛇吞像 ” 丑闻,只是因为他的二弟媳妇有一个弟弟叫肖建华。

而董介荣到底在其中扮演什么角色,他与肖建华之间是否有更隐秘的勾连,目前尚不得而知。

肖建华瞒天过海 助曾庆红的儿子黥吞鲁能集团

《财经》杂志刊发调查报导《谁的鲁能》一文披露后,引起强烈反响。北京国源联合有限公司和首大能源集团有限公司,被称为 “ 绝密中的绝密 ” 公司。

《纽约时报》2014年6月的报导称,2006年,山东鲁能被一组鲜为人知的投资公司收购。控股鲁能集团的新股东国源联合、首大能源注册于北京,两家神秘公司均为肖建华旗下的两家私人企业。

肖建华是资本市场声名显赫的 “ 明天系 ” 创始人,借用了赵兴银的身份试图瞒天过海。但是这起 “ 蛇吞像 ” 的关系远未被查清。

之后海外媒体爆出鲁能的实际收购人是曾庆红的儿子曾伟。香港知名政论家林保华曾在《自由时报》中直接点名:“ 鲁能转制所涉第一个关键人是曾伟。”

澳媒披露,曾伟和妻子蒋梅在2007年至2008年期间移民澳大利亚,并花费3240万澳币买下了位于悉尼Point Piper区的豪宅Craig-y-Mor。这笔交易恰恰发生在鲁能产权转移案被曝光之后不久,外界认为,这是曾伟 “ 避祸出 ” 的举动。

《财经》的报导没有点出曾伟的名字,但之后《财经》遭到重大打击,总编胡舒立和她的团队被赶出《财经》杂志。

2017年大年三十,肖建华被曝从香港被抓回大陆接受调查,肖建华被曝与中共高层权贵人物有重大交集。其中包括曾庆红的儿子曾伟,有关肖建华当年出钱替曾伟收购山东国企鲁能集团的大案,再度成为舆论焦点。

而肖建华消失在公众视野至今已近3年,尚未有开庭审理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