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午海战中沉没的战舰

发表:2019年05月09日
文/炳日星

1894年9月17日“致远”、“经远”沉没

甲午海战中,中日双方的主力决战是在黄海海战中。当时北洋舰队的主力分别为“致、靖、济、来、经”远号。

1894年9月17日,黄海海战历时5个多小时,至下午5点30分结束。北洋水师损失“致远”、“经远”、“超勇”、“扬威”、“广甲”5艘军舰,“来远”受重挫,死伤官兵600余人。日本“松岛”、“比睿”、“赤城”、“西京丸”4舰受重伤,死伤官兵300余人。

黄海海战后,北洋水师退回旅顺、威海,采取了“避战保船”策略,不再出战,日本海军则掌握了黄海制海权。

左图:“经远号”巡洋舰;右图:“经远号”林永升追封“太子少保”。
左图:“经远号”巡洋舰;右图:“经远号”林永升追封“太子少保”。

“经远号”去年找到了

去年考古界的重要消息:甲午海战沉没的“经远号”,于2018年9月在辽宁大连庄河海域被发现。此时“经远号”已被海底淤泥所覆盖,长眠于黄海海底长达125年之久。

随后水下考古队在舰体外侧进行抽沙作业,经清理后发现了悬挂在舰舷外壁的木质金漆的“经远”字牌,并从“经远号”发现铁甲堡衬木、毛瑟步枪子弹、左轮手枪子弹、37毫米炮弹、47毫米炮弹等500多件文物,尤其53毫米格鲁森炮弹、120毫米炮弹引信等,推测为海战爆发前紧急添置的武器装备。

“经远号”是继2014年发现北洋水师“致远号”后,再次发现的甲午海战沉舰。

林永升指挥“经远”不幸中炮

1885年(清光绪十一年)11月(中法战争刚刚结束),北洋大臣李鸿章向德国“伏尔铿造船厂”订造“经远号”、“来远号”两舰,他指示船厂 :“卓越地和准时地执行中国这一次订货具有重大的意义。”“经远号”1887年加入北洋水师。

1894年7月甲午战争爆发,9月17日清日双方海军主力在黄海北部进行决战,大战期间“经远”中弹甚多,舰长林永升下令,尽去舰上舢板及舰舱木梯,并将“龙旗”悬于桅顶,以示誓死作战。

当日舰“吉野号”等四艘军舰围攻“经远”舰时,林永升沉着指挥,猛烈还击,不幸中炮阵亡。大副陈荣、二副陈京莹先后战死,“经远号”陷入一片火海,大火漫延至弹药库,经远舰最后在烈焰中沉没,202名官兵随船沉没,全舰仅有16人生还。

左图:“致远号”乘员合影,大约是在甲午战争时期所摄。(维基百科);右图:“致远号”邓世昌谥号“壮节公”。
左图:“致远号”乘员合影,大约是在甲午战争时期所摄。(维基百科);右图:“致远号”邓世昌谥号“壮节公”。

邓世昌率“致远号”壮烈殉国

“致远号”是在“经远号”之前沉没的,邓世昌是北洋舰队“致远号”舰长,他常对士兵们说:“人谁无死,但求死得其所尔。”
9月17日,黄海海战中,“致远”舰先遭日舰围攻,舰体受损。邓世昌挑选部分官兵,命其余官兵退去,决意撞击日舰主力“吉野号”。官兵无一退怯。

邓世昌遂鼓励全舰官兵奋勇作战,道:“吾辈从军卫国,早置生死于度外,今日之事,有死而已!”“倭舰专恃吉野,苟沉此舰,足以夺其气而成事。”然后驾舰全速撞向日本主力舰“吉野”号。

日舰官兵见状,集中炮火向“致远”射击,一发炮弹击中“致远”的鱼雷发射管,管内鱼雷发生爆炸,导致“致远”沉没,邓世昌也坠落海中。

“致远号”全舰官兵200余人一同壮烈殉国。

邓世昌为何下令撞击日舰?

邓世昌为什么在激战不久后下令撞击日舰“吉野号”?是因为当时弹药垂尽吗?

有一种观点指出,弹药垂尽的可能性很小,原因是当时战斗开始并不算久,与“致远”相比,其姊妹舰“靖远”在此后还激战了几个小时,两艘战舰的弹药数应该是相当的,因此这种说法很可能是文人的杜撰。

邓世昌之所以下令撞击“吉野号”,是他在冷静地采取里萨海战中的撞击战术,因为这是甲午海战前的一次大规模海战,其结果是,奥地利人依靠撞击战术改变了战局。

邓世昌的“致远”当时是北洋舰队中速度最快的,船首下面还暗藏冲角。而他扑向的对手“吉野号”,是日军高速巡洋舰,火炮射速快,缺点是装甲较薄。

当时日军的作战队形,是首位鱼贯阵,“吉野号”位于队列之中,不可能迅速改变位置和航速,因此“致远号”是有机会撞上“吉野”,并有把握把它送入海底的。

十几年后,“吉野号”也的确被撞沉,是在日本海军战舰自己的误撞乌龙下,被撞沉的。由此可见,邓世昌并非“莽夫”,他的战术使用,是相当冷静的。

光绪帝垂泪褒奖殉国将士

海战失利,朝廷震动。光绪皇帝垂泪撰联:“此日漫挥天下泪,有公足壮海军威”,赐予致远舰邓世昌“壮节公”谥号,追封“太子少保”;也追封“经远号”林永升为“太子少保”。

清廷还赐给邓母一块用1.5公斤黄金制成的“教子有方”大匾,拨给邓家白银10万两以示抚恤。

香港邓氏宗祠700年悠久勋名

位于屏山的邓氏宗祠,是全港现今保存最完好且最具规模的中国传统祠堂。

邓氏宗祠座落于坑尾村,又名“友恭堂”,据称已有700多年历史。正门对联:“南阳承世泽,东汉启勋名”。是说邓氏发源于南阳,邓禹曾扶助东汉光武帝光复汉室。

邓氏宗祠本来规模较小,到了清朝高宗乾隆十六年(1751年)曾大修。

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后,清廷追封壮烈殉国的广东军官邓世昌为“从一品”官,并赐邓氏黄金巨匾“教子有方”,拨白银10万两以示抚恤。族人斥巨资重新修葺宗祠,以纪念一门忠烈光宗耀祖。上世纪90年代,港府再斥资重修邓氏宗祠,并列为法定古迹。

抗日期间日军曾占领广州,日本人崇敬英雄,日军士兵因慑于邓世昌的威望和英气,没有破坏邓氏宗祠。

邓氏宗祠大门联:
南阳承世泽,东汉启勋名。

邓氏宗祠神楼联:
俎豆千秋,吉水流芳苹馨藻洁,屏山毓秀椒衍瓜绵。

邓氏宗祠春秋二祭大门联:
屏翰仰闽侯,绍南阳之世胄,今朝派衍支蕃,不替衣冠隆祀典;
山河开万里,承高密之家风,此日苹馨藻洁,聊将俎豆报宗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