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宏伟被双开 公安部两名局长下落不明

发表:2019年04月04日
记者李文隆综合报导

国际刑警组织前主席、公安部前副部长孟宏伟日前被双开。公安部召开会议强调肃清周永康和孟宏伟流毒影响,要求确保“不留空白、不留死角”。

此前,已有两名公安局长疑出事,也有人开始猜测,还有更大老虎会浮出水面。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3月27日通报了孟宏伟被“双开”(开除党籍和公职)的消息,指其涉嫌“严重违法”,不仅非法收受他人巨额财物,还纵容其妻利用其职权搞特殊、谋私利,“对抗组织”,拒不执行当局决定,“滥权妄为”等等。

孟宏伟 (AFP / Getty Images)
孟宏伟 (AFP / Getty Images)

同一天,公安部长赵克志在北京主持召开公安部党委扩大会议,批评孟宏伟被双开是咎由自取,强调彻底肃清周永康、孟宏伟的遗毒遗害。

孟宏伟2018年9月底从法国返回中国后“失踪”。10月7日深夜,中纪委官网通报,孟宏伟“收受贿赂、涉嫌违法”,正接受调查。

公安部8日凌晨召开会议通报孟宏伟事件称,“坚决彻底肃清周永康流毒影响”,并宣布公安部成立工作组,查处与孟宏伟共同收受贿赂的官员。

据法广报导,在习近平访问法国前夕,孟宏伟妻子高歌曾致信法国总统马克龙,要求他向习近平询问孟宏伟下落、健康情况,以及允许律师会见孟宏伟。

然而,就在习近平刚刚结束访问法国的行程时,北京当局就宣布,孟宏伟因涉嫌严重违法行为被“双开”。

香港《经济日报》说,孟宏伟的落马不排除是周永康案的余波。而官方通报孟被双开时,直接点出其涉入的问题包括“对抗组织”,明确地说明他涉及了“政治问题”才落马。

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主席魏京生之前对媒体说,公安部通报说孟“一意孤行、咎由自取”,并称对孟宏伟的处理“非常及时”,这说明孟卷入了突发事件,而且事件非常严重,才导致北京不得不紧急处理,而他的动向应该危及到习近平。

香港《苹果日报》则称,孟宏伟涉嫌参与北戴河的未遂政变案,因案件重大而紧急,北京当局才不得不不顾影响,紧急抓捕兼任国际刑警组织主席的孟宏伟。

按中共反腐惯例,官员被处理,往往有所谓“政治问题非政治化(按经济问题论处)”的潜规则,周永康与薄熙来等江派人马曾密谋政变,也被当局以“贪腐”的名义整肃。

有关孟宏伟是否涉及危及习近平的政治问题,目前不得而知。

不过,公安部在去年孟宏伟被公开宣布受查的次日凌晨就宣称“坚决彻底肃清周永康流毒影响”,并宣布公安部成立工作组,查处与孟宏伟共同收受贿赂的官员。如今官方对外宣布孟宏伟罪行之后,马上强调彻底肃清周永康、孟宏伟的遗毒遗害,确保“不留空白、不留死角”。外界猜测,对孟宏伟的整肃应该与习近平清理江派周永康余党、握紧“刀把子”的动向相呼应。

综合近日媒体报导,在孟宏伟被抓后,跟孟有关的两名公安部局长目前都下落不明。

一个是公安部国际合作局局长廖进荣。廖进荣已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出现在官方媒体,最近一次露面是2018年6月8日。但他到底是被抓,还是在配合调查,或者是生病,目前官方并没公开。

廖进荣与孟宏伟的交集首先在公安部刑侦局。现年53岁的廖进荣,1990年7月至1997年11月任公安部刑侦局干部;2004年4月至2006年4月任公安部刑事侦查局处长;2006年4月至2009年任公安部刑事侦查局副局长;现任公安部国际合作局局长。而据曾在公安部任职、现居海外的高光俊律师披露,孟宏伟出身公安部刑侦系统,曾官至刑侦局局长。

还有一个传闻已涉案的官员是曾任公安部出入境管理局(六局)局长的郑百岗。郑百岗为一级警监,1989年由军队转业到公安部工作。2010年12月郑百岗从警务督察局局长任上调到出入境管理局(现已改制为移民局)担任局长、党委书记。2016年4月底,郑百岗卸任局长,但并没有公布其新职务。

港媒《明报》3月3日报导,京城消息指,郑百岗是孟宏伟最器重的手下,已因涉孟案被“双规”(在规定的时间、规定的地点交代问题)。不过,当局至今未宣布消息。

另外,孟宏伟长期在公安部工作,作为政法系的旧人,其问题会否牵涉除周永康之外的其他高官?

据海外媒体分析,孟宏伟的仕途升迁与现任政法委书记郭声琨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据称,郭声琨与孟宏伟关系密切。两人既是湖南中南工业大学校友,同时又都曾担任公安部正副部长。与公安部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郭声琨辖下的政法委,对于孟宏伟被查事件仍未发声。

港媒《明报》有评论称,按官方通报暗示,孟宏伟似乎涉及周永康等政法系统贪官旧案,但至于对他的调查是否会牵连他近年的上司孟建柱、郭声琨?情势走向仍待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