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与优雅 《雅典学院》

发表:2018年12月02日
文/丘实

《雅典学院》(La Scuoladi Atene, The School of Athens),是拉斐尔(Raphael)的一幅著名的巨作壁画,背景是在有着古代雕刻和浮雕装饰的建筑大殿中,以柏拉图(Plato)和亚里士多德(Aristotle)为中心,画出了各个古希腊或者近东的哲学家、科学家正在讨论或沉思学术时的情景,壁画中的每个人物动作及手势、姿态精密准确,将其个别的思想特点,以最易让人理解和感觉的方法绘画出来。

《雅典学院》全图总计绘有五十二个人,虽然画面上面人物众多,可是拉斐尔却很有条理地将各个不同时期的哲学家、数学家、艺术家、科学家画在画面中荟萃一堂,也聚集了古代伟大的古典思想家和当代理想家的经典形象,《雅典学院》颂扬着协调、理智和宇宙自然的真理,画风古典、雅美,可以称其为文艺复兴时期的代表作品。

这幅画的主题显示出了:追求至真必须要透过信仰的途径,并且由理性之光给予引导。

《雅典学院》(公有领域)
《雅典学院》(公有领域)

柏拉图“洞穴理论”

柏拉图有一个著名的“洞穴理论”,其内容是:假设有一群囚徒在洞穴中生活,他们被囚禁在洞穴里面,手脚都被捆绑着,身体也无法转身,只能背对着洞口。

单单面对一堵墙,他们的背后燃烧着一堆火,火光照射,将影像反映在他们前面的墙上,在那面白墙上他们看到了自己以及身后到火堆之间事物的影子,由于他们看不到任何其它东西,这群囚犯会以为影子就是真实的东西。

然而,长期下来,囚徒们以为这些就是全部的世界了。

当有一名囚徒被释放之后,挣脱了枷锁,摸索出了洞口,看到了外面的世界,发现那才是真实的世界,基于对同伴的友爱,他又回到洞穴中,试图向其他人解释,那些影子其实只是虚幻的事物,希望能帮助这些昔日难友了解全部的世界,并向他们指明光明的道路。

但是对于那些囚犯来说,回到洞穴的那个人似乎比他逃出去之前更加愚蠢,并且向他宣称,除了墙上的影子之外,世界上没有其它东西了。

柏拉图利用这个比喻来告诉我们,在真理的阳光照耀下的是实物,而我们的感官世界感受到的,不过是那白墙上的影子而已。

与天相比起来,人类就像是生活在地下洞窟的囚徒。

文艺复兴时期代表作品

画幅最中央的柏拉图左侧腋下夹着他的著作《蒂迈乌斯篇》,右手食指比着天,暗示天是一切人类知识的泉源;亚里士多德一双手掌向前伸,代表实践的具体性。

前景台阶上的赫拉克利特(Hera-clitus,540~480 B.C.)独自沉思着事物的永恒流动;斜躺在阶梯上半裸着的老人,是古希腊犬儒学派学者第欧根尼(约活跃于西元前4世纪)。

左上穿绿袍转身向左扳着手指正在说话的是苏格拉底(Socrates,469~399 B.C.);右下弯着身子,手执圆规量着几何图形的是欧几里德(Euclid,330~275 B.C.)。左前方蹲在一块石板上解释比例系统,头顶秃的老者是数学家毕达哥拉斯(Pythagoras,580~500 B.C.);最右边背对着观众手持地球仪的是天文学家托勒密(Claudius Ptolemy,100~170 B.C.),面对我们拿着天文仪的是创立袄教的索罗亚斯德(Zoroas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