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坦尼克号上6名华人幸存者的真实故事

发表:2018年04月26日
【本报综合报导】100多年过去了,泰坦尼克号的悲剧已成往事,泰坦尼克号的幸存者中还有6名中国人的真实故事却鲜为人知。近日,英国导演亚瑟•琼斯(Arthur Jones)拍摄了一部名叫《六人》(The Six)的记录片,还原了这段往事,该影片的部分内容将于今年5月上映。
 
1912年4月10日,泰坦尼克号从英国英格兰南部港口城市南安普顿出发,途经法国瑟堡-奥克特维尔以及爱尔兰昆士敦,计划横渡大西洋前往美国纽约市。14日深夜,泰坦尼克号,这艘号称“永不沉没的”巨型轮船,在它的第一次航行中撞上冰山,于次日凌晨2点20分沉没于北大西洋海面,当时,泰坦尼克号载着1324名乘客和892名甲板工作人员,这场世纪悲剧让逾1500人遇难,仅705人获救。

上图:泰坦尼克号当时沉没的情景(Hulton Archive/Getty Images)。右上图:当时可供8人使用的泰坦尼克号船票,上面记载了8名华人的姓名。(
上图:泰坦尼克号当时沉没的情景(Hulton Archive/Getty Images)。右上图:当时可供8人使用的泰坦尼克号船票,上面记载了8名华人的姓名。(视频截图)

 
6名华人获救
 
47岁的美国海事历史学家史蒂文•施文克特,在一次研究英国水手的历史时,无意间发现英国泰坦尼克号上竟然有8名华人,有6人获救,但他们的真实故事,却被刻意抹去,淹没在历史当中。他随即把这一发现告诉了英国记录片导演亚瑟•琼斯。
 
琼斯说:“我简直都不敢相信!有几位可能连英文都不会说的年轻华人,100多年前背井离乡登上了泰坦尼克号。他们是怎么获救的,为什么没有任何人提及他们,他们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我们应该去揭开这些谜团。”
 
琼斯和施文克特召集了来自中国、美国、英国等国家的十几人组成调查小组,他们很快发现,这8位华人大部分都是来自广东的职业水手,在泰坦尼克号上当锅炉工。他们当中年龄最大的37岁,最小的24岁。由于这些水手的名字的拼写有变化,琼斯说他们需要花费很长时间确认这就是他们要找的水手。
 
根据大陆媒体的报导,当时共有8名中国人登上泰坦尼克号,其中6人生还。他们登记的名字分别是:Fang Lang、Lee Bing、Ali Lam、Chang Chip、Choong Foo、Lee Ling、Ling Lee和Len Lam。可查中文名有3个:钟捷、李炳、炳新。他们都是船上烧锅炉的工人,每天工作十四、五个小时。
 
为了节省成本,当时船务公司喜欢招华人船员,他们只有一张船票,票价59英镑9先令11便士,可供8人使用,三等舱,编号1601。华人的工资只有同样工作的白人船员的五分之一。
 
当时,轮船出事后,最先得到通知的是一等舱的富人,三等舱的人们并不知道船要沉没,就算知道,他们也逃不出,因为舱门被锁住了。后来,舱门被打开了,三等舱的人们蜂拥而出。但很多救生艇已经放下水了。
 
据报导,巨轮出事后,和其他三等舱的乘客一样,这8名中国人在最后才被从上锁的闸门放出。在惊恐乱奔的人群中,他们并不允许登上救生艇,只得自寻出路。其中5个中国人发现甲板上有一条破了的小船。这5人齐心协力,将这条实际上没法救命的小船抛入大海,他们随之跳入大海抱着船的不同部位,随着海浪沉浮。幸好后来遇到了救生艇,5人被救起。
 
据Sixth Tone报导,另外一名26岁的中国人Fang Lang方朗(音译),抱着泰坦尼克号的残骸木板在海面漂浮,他很幸运地被14号救生船救起,这艘救生船也是唯一一艘返回游轮搜救幸存者的船只。
 
但当时救生船上的人还为是否要救这名亚洲人而争论了一番。当时救生船看到Fang Lang时,他被绑在泰坦尼克号的一片残骸上。Fang Lang在失去意识前把自己绑在了破门板上,还用了一些坏掉的铰链来确保绳结不松脱。当时看不出他是死是活。救生船上的长官(以为他是日本人)说:“救谁都比救个日本人强。”但船上其他人不同意见死不救,他们把船划到Fang Lang身边,把他从海中救起来,还给他暖身体。没想到的是,Fang Lang很快就醒过来了。
 
一名二等舱幸存者Charlotte Collyer在口述记录中提到Fang Lang:他很快就睁开了眼,用他的语言跟我们说话,但发现我们听不懂,于是他奋力站了起来,伸展了一下胳臂,跺了跺脚,大概5分钟后他就恢复体力了。他身旁的一个水手当时累到快划不动桨了,Fang Lang就主动把水手推开,拿起桨就划起来,像个英雄一般,直到我们被大船救起。
 
那名长官后来说道:“我很羞愧,自己那样说这家伙的坏话,如果我有机会,像他这样的人我愿意再救上六次。”
 
中国幸存者遭遣送
 
据统计,在所有幸存的705人当中,除了奥斯曼帝国的公民,这6名中国人成为了最大的一组非欧洲或北美乘客。如此高的幸存率引来了全世界质疑的目光。
 
当时,所有的泰坦尼克号幸存者都来到了纽约,感受到了当地极大的帮助和温暖。唯有这6名中国幸存者却未能进入美国。之后他们被带到埃利斯岛(Ellis Island),第二天一早就被送走了。他们乘坐的“Annetta”号调头返回大西洋,向南驶往古巴。从此,这6人的身影就从历史上“消失”了。
 
100多年后,琼斯和他的团队循着历史遗留的仅有线索,寻遍了中国、美国、英国和加拿大,努力找寻这6人的后代。目前,琼斯已在美国威斯康辛州找到了方朗的后代,而其它的线索则指向广东台山的一个偏远村庄。琼斯和他的团队计划前往那里去拜访当地的知情者。
 
“这不仅是一部讲述泰坦尼克号幸存者的故事,更是讲述一群非常勇敢的中国人,在那个年代探索外部世界的故事。”琼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