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看官场 n°545

发表:2018年04月26日
1. @小旋风:【体制内外】对所谓体制内外的理解,可以工资收入来源判断。吃财政的就是体制内的,否则就是体制外的。我与内外人群都有接触,最直接的感受是:外边辛勤工作的普通人怨气冲天,里边的倒也不能说游手好闲,主要在干两件事,一是罚外边人的款,二是给他们的生活和工作添麻烦。

2. @dongline:关于贸易战说个事。前几年亚马逊海外买个三脚架,连关税、运费到手八百多。到手后发现竟然是深圳产的。更搞笑的是亚马逊中国也有卖,标价差不多一千二。这三脚架从生产国中国到美国转一圈,加来回运费,加关税,比在国内深圳买还便宜四百多,我凌乱了!所以,这贸易战到底伤害谁?

3. @ChineseWSJ:在这场贸易战中,谁的痛感可能会更强烈一些?从经济角度来看:去年中国对美商品出口额占中国GDP的4%,而美国对中国出口商品额仅相当于美国GDP的0.7%。这意味着,中国经济受到的冲击似乎更大一些。

4. @李静睿的北方大道:坏人是分很多个层次的。最坏的那种把人逼死还洋洋自得,次一级的抢学生的学术论文把自己名字署在前面,把最有学术能力的学生硬留在身边一直不让毕业,再下面还有发一点点工资就让学生死命给自己干活。我堂妹在人大读研究生,我去请她吃饭她都说自己忙死了,要帮导师弄各种模型数据(他们理科生的东西我也完全不懂),还对我说:导师对我可好了,一个月给我一千五。

5. @自由:李文足,一个弱女子,按她的年纪,本来应该躺在丈夫的怀里撒娇。她的丈夫王全璋,是一位良心律师,为了中国的人权进步遭到政府绑架,现不知身在何处,一千多天杳无音讯。这也充分证明,流氓不可怕,可怕的是流氓政府。所以,如果我们不出来为王全璋、李文足喊两嗓子,还算人吗?

6. @sadanduo:西方规范的大企业都是非常谨慎小心对待法律问题的,例如对古巴伊朗朝鲜的禁运,购买材料来源于何国,任何模糊的地方都需要律师介入以保证不违法任何法律,中国的企业已经习惯了和官员喝个酒打个招呼问题就解决了,他们认为“法律在权力面前算个屁”,可是到世界上经营游戏规则就不一样了!

7. @李方:鸿茅药酒的总后台非常硬:①凉城县委书记王文为鸿茅药酒站台;②乌兰察布市公安局长洪赪灏赴凉城撑台;③跨省抓捕实施者——凉城县公安局长蔡永强; ④鸿茅和央视广告中心签约,升级为“国家品牌”。参加签约仪式有内蒙工商局副局长、乌兰察布市长、副市长、凉城县委书记、县长。这还是商业行为吗?

8. @坏坏的蛋蛋:很火的两件事:说实话的中国医生被中国公安抓了,说假话的中国公司被美国公安抓了……中共制度的毒性乃是这一切的根源。

9. @TechyanWP:现在不是两会也不是国庆什么的,安检明显松了。不仅往常查身份证的警察没了,就连火车站查票证人一致的环节也没了。随便进。在中国,安检和查身份证的最终目的不是为了反恐。没人在乎恐怖袭击死几个人。警察更在乎的是恐怖袭击的时间对不对。

10. @psjzz:内涵段子首先作为一种商业模式是成功,大数据运营、人海参与,身体力行热心公益,值得尊敬。遗憾的是,极权专制不容任何民间力量坐大,一纸公文叫停。可见,在肃杀的政治环境中,什么经济增长、文化繁荣、社会和谐等,皆成镜花水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