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最佳军使 莒国公唐俭 【大唐英雄榜】凌烟阁二十四功臣

发表:2018年08月30日
唐俭(公元579年~公元656年),字茂约,并州晋阳(今山西太原)人。其祖父唐邕曾任北齐尚书左仆射,其父唐鉴出任隋朝戎州刺史,与唐高祖李渊是老朋友,曾共同执掌禁卫。因此唐俭与李世民是世交,早年同在太原。唐俭爽直豪迈,不循规矩,但侍奉亲人以孝闻名。他见隋末政局渐乱,曾暗地劝说李家父子建立大计。李渊在太原起兵之时,他被授职为记室参军、渭北道元帅司马。随从平定京师,任职相国府记室,封为晋昌郡公。 
 
唐武德二年(公元619年),进职为内史舍人,后迁任中书侍郎、散骑常侍。唐初之时,唐俭作为军使与永安王李孝基等人一起被刘武周俘获,在狱中从元君实口中得知独孤怀恩要密谋叛唐。时独孤怀恩驻守蒲州,唐俭立即派遣亲信揭发独孤怀恩谋反之罪。李世民击破刘武周之后,唐俭拜礼部尚书,授天策府长史,封莒国公,被特赐免死罪一次。大唐贞观初年,太宗李世民一面派唐俭为使说降突厥,一面命李靖进军。后来李靖奇袭突厥成功,生擒颉利可汗,唐俭竟能于乱军之中逃生归来,授民部尚书。后因怠于政事贬官。唐高宗永徽初年,致仕于家,加特进。唐显庆元年(656年)病故,终年七十八岁。 

清康熙年间刘源绘制的《凌烟阁功臣图》中唐俭的画像
清康熙年间刘源绘制的《凌烟阁功臣图》中唐俭的画像

 
忠纯不贰心系大唐 
揭发叛贼救驾功高 
 
武德二年,吕崇茂占据夏县造反,与刘武周连兵。李渊下诏永安王李孝基、独孤怀恩、于筠率兵讨伐,唐俭因出使到达军中。恰逢李孝基等人被刘武周擒获,唐俭也一同被抓。起初,李渊的生母独孤氏(唐朝追谥为元贞皇后)的侄子独孤怀恩屯驻蒲州,暗地与其部将元君实共同谋反,此时却一起被刘武周抓获。元君实私下对唐俭说:“独孤尚书准备起兵背叛大唐,犹豫不发,故逢此难。
 
这就是古人说的‘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了。”不久独孤怀恩逃归唐朝,李渊不知其变,仍下诏让他驻守蒲州。元君实说:“独孤怀恩脱难得归,仍旧戍守河东郡,真是王者不死啊!”唐俭虽身陷贼营,仍对唐朝忠心耿耿。他担心独孤怀恩叛唐作乱,密令其亲信刘世让归朝告发独孤怀恩的阴谋。
 
当时坚守蒲州的隋将王行本以蒲州城降唐,唐高祖李渊已乘船准备亲往蒲州与独孤怀恩相会,一起入州受降。船到中流时恰逢刘世让赶到,李渊大惊说:“岂非天命佑护啊!”下令立刻返回西岸,收捕谋反之徒,独孤怀恩畏罪自杀上吊而死,其余党也全部被诛杀。高祖此行若没有唐俭及时通告,很可能以皇帝之尊被独孤怀恩劫持,唐室有覆亡之危难,唐俭的忠心拯救了大唐王朝。 
 
不久刘武周战败,逃往突厥。唐俭封存府库财物、登记兵器铠甲,以等待秦王李世民接收。李渊嘉奖唐俭身受幽禁折辱而不忘朝廷,下诏恢复原职,仍任并州道安抚大使,允许他权宜行事。并将独孤怀恩的家产全都赐予唐俭。还京后授职礼部尚书、天策府长史、检校黄门侍郎,封为莒国公。仍旧任职为遂州都督,食绵州实封六百户。绘其图像于凌烟阁,以彰其功。 
 
军使犯险助破突厥 
进谏太宗罢猎养心 
 
唐贞观初年(公元627年),唐俭出使突厥返回,唐太宗对唐俭说:“您看颉利可以攻取吗?”唐俭回答说:“依仗国家威灵,其事可望成功。”
 
贞观四年(公元630年),唐俭乘驿车驰往突厥诱使他们归附,颉利表示同意,因而兵众弛懈,李靖不顾唐俭正在匈奴处为使,奇袭突厥,生擒颉利可汗。唐俭竟然能趁乱脱身,贞观五年(公元631年),唐俭就任民部尚书。 
 
有一次他随从唐太宗在洛阳苑中射猎,一群野猪从林中冲出。太宗神勇如初,发四箭连杀四只大野猪,有只大公猪张着獠牙直冲御马,已至马镫,唐俭滚身下马上前搏击,太宗拔箭斩杀野猪,笑对唐俭说:“天策长史,你没见过我当上将击贼的样子吗,干吗这样害怕?”唐俭回答:“汉祖以马上得天下,不以马上治天下。陛下以神武定四方,岂复逞雄心于一兽。”太宗纳谏,为之罢猎而归。此后下诏命其子唐善识娶豫章公主为妻。 
 
唐俭居官不留心事务,常与宾客纵酒为乐。曾因犯小法贬授光禄大夫。唐太宗评价他说:“唐俭言辞辩捷,善和解人;事朕三十年,遂无言及于献替。”永徽初年离休,加爵为特进。显庆元年(公元656年)去世,时年七十八岁。赠予开府仪同三司、并州都督,陪葬于昭陵,谥号“襄”。 
 
唐俭下棋冒犯君威 
千古一帝明镜高悬 
 
有一次唐俭与唐太宗下围棋,布局时,抢先占据了有利位置。这使得唐太宗大为生气,随即将唐俭贬为潭州的地方官。在余怒未息的情形下,又对尉迟敬德说:“唐俭不够尊重我,我想杀了他,你要替我作证,说出外面对他的指控。”尉迟敬德唯唯诺诺地答应了。到了次日当面对质时,敬德叩头说:“我实在没有听到外面对他的指控。”唐太宗连问了好几次,尉迟敬德都不改原先的说法。这让唐太宗非常恼火,气得将手中的玉板摔碎在地上,拍拍衣服进去了。
 
过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唐太宗命开席用餐,将三品以上的官员都请入座,席间唐太宗说:“尉迟敬德今天所为,有利、有益者各计三项:使得唐俭免于枉死,我免于枉杀,敬德免于曲从,这是三利;又使得我有改过的美名,唐俭有再生的幸运,敬德有忠直的声誉,这是三益。”讲完话后,并赏赐尉迟敬德一千缎布匹,群臣都高呼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