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金玉宝钿真珠装蹀躞带

发表:2018年01月12日
文&图/卓然堂&赵睿 
 
近年来有些小拍平台也不失时机,广集人脉,深挖货源,借亚洲艺术周拓展商机,故偶尔在这些拍场上可见到令人惊叹的古董艺术珍品。
 
行话说小拍拼眼,大拍守心。现今中国古董市场,大拍拼的是财力,普通藏家已望而却步,看看热闹而已。但在小拍会上,不少藏家慧眼独具,连日奔波,捡漏淘宝也是蛮拼的。

图/赵睿
 
 
近日有一家小拍平台惊现数件顶级华夏艺术珍品,其中一套唐代金玉宝钿真珠装蹀躞(音dié xiè,衣带上的饰物)带,品相完美无缺,可与国内博物馆藏仅有的一套1998年陕西长安县窦皦墓出土的玉梁金筐宝钿真珠装蹀躞带媲美。经过多番激烈的竞价,最终场内竟拍者举牌成交。笔者在场见证,祝贺藏家得宝,并获准向同好介绍分享。 
 
这套唐代金镶玉蹀躞带共十三胯,连同蹀躞头及带扣共十五件。其中四件圆首矩形铊尾、八件圆形带板,其中四件带圆孔。大蹀躞头长7厘米,最宽处5.2厘米;小蹀躞头长4.3厘米,宽3厘米;铊尾长6厘米,宽3厘米;圆带板直径3厘米。带扣为半环形,长4.8厘米,宽3.2厘米,以金轴穿连活动的玉扣及两侧带细孔的固定玉片。玉带板以上等和田羊脂玉为梁框,板面由两层黄金板构成,上层较薄,以金丝揑丝形成花卉图案,镶嵌珍珠及红、蓝、绿、黑四色宝石,以极细的金炸珠为地。底背为较厚的金板,二层黄金板之间夹有五层织物,其残存的各层纤维束在高倍放大镜下清晰可辨。金板与玉梁以金铆钉固定。二件蹀躞头大小不等,一端各雕镂空花卉,另一端为方形,以金合页相连,开合自如。由于岁月久远,大部分珍珠宝石尚保存完好,但光泽略暗,放大镜下可见个别脱落的粟米似的金炸珠颗粒散落。整副带板金、玉、珍珠、宝石交相辉映,光彩照人,令人爱不释手,叹为观止。 
 
带板最初始于春秋时期北方草原民族,东汉传入中原,两晋盛行,至北周时开始有雕刻图案的玉带,隋统一后随北周制,一般多为十三胯。唐代开始,从质地和数量方面对带板的使用做出了明确界定。唐高祖李渊始定腰带之制:“自天子以至诸侯,王、公、卿、相,三品以上者许用玉带。”唐代《通典》明确规定:“文武官三品以上,金玉带,十二胯;四品,金带,十一胯;五品,金带,十胯......”可见金玉带并非普通土豪有钱就可以随便戴的,官职品位也一定要够挡次。据《太平广记》记载,中唐时长安城中的玉带可以买卖,每副玉带价值三千贯,相当于当时长安城里的十五个小宅院。这里未特别提及金玉宝钿真珠装蹀躞带,但按照其复杂的制作流程及费时费工的金炸珠及宝石珍珠镶嵌工艺,费用应远高于普通玉带。中国传统上对富翁常用“腰缠万贯”来形容,恐怕就是指腰佩金镶玉带板。如若佩戴单纯玉带,也只能腰缠三千贯而已。
 
俗话说“有钱难买金镶玉”,“黄金有价玉无价”,这套金玉宝钿真珠装蹀躞带以上等羊脂玉制成,以金炸珠与真珠宝石装饰,在当时可能就是天价。据了解,国内最全的窦皦玉带,缺一件铊尾而非整套。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常年展出的唐代金镶玉带板,仅有一枚铊尾。这套完整的金玉宝钿真珠装蹀躞带,是已知存世最完整的唐代金镶玉带,集盛唐巅峰期炉火纯青的金银细工及琢玉工艺于一身,其文物价值和珍稀程度自不待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