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的神探办案传奇

发表:2016年11月30日

《神探夏洛克》(主角:夏洛克•福尔摩斯)是广受欢迎的的小说戏剧。其实不只英国有福尔摩斯,在中国古代也有许多的“神探”、“怪探”,利用巧智侦破疑难案情的故事。这些故事读来常让人拍案叫绝,赞叹主角让真相大白的智慧。

《折狱龟鉴》是宋代郑克编著的著名案例汇编,其中记载了不少唐代“怪探”用智慧破案的实例。图为唐朝图景。(网络图片)
《折狱龟鉴》是宋代郑克编著的著名案例汇编,其中记载了不少唐代“怪探”用智慧破案的实例。图为唐朝图景。(网络图片)

文/王方良

蒋常:让老婆婆帮破案
 
据《折狱龟鉴》记载:唐太宗贞观年间,卫州有一家客店的老板叫张逖。有一天,他妻子回娘家省亲去了,店里来了杨正等3个旅客投宿,他们都是魏州三卫地方的人,因为路途遥远,当夜五更时分就动身走了。
 
可是就在那天晚上,有人偷偷地拿了杨正他们随身携带的佩刀把老板张逖给杀了,然后又把凶器给悄悄归还,杨正他们一点也没有发觉。等到天亮了,店里的伙计追了上来,发现他们刀上血迹斑斑,就把他们三人抓了送到官府。严刑拷打之下,他们无奈含冤招认杀了人。
 
后来案子报到了朝廷,朝廷派了御史蒋常前去复审。蒋常是有名的“怪探圣手”,他一到案发地,就叫把原来店里的人都找来集合在一起,可是很长时间没有来齐。蒋常又叫他们都回去,唯独把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婆婆留下,等到天色很晚了,才让她回家。
 
蒋常这时候却暗暗派一个人,要他偷偷地跟着老婆婆,结果发现有一个人来问这老婆婆:“上面派来的人,究竟问了你一些什么话?”
 
由于老婆婆眼花耳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所以前后三天,这人不死心都来问这婆婆。
 
于是,蒋常就让把这人捉来。经过审讯,他一五一十地供出实情。原来,他和张妻通奸并杀害张逖嫁祸旅客。经过查证落实,杨正等三人才得到免罪释放。
 
李崇:机智断案 儿归亲父
 
李崇(455-525年),是北魏中后期的名臣,他也是一位把智慧用于办案的能人。
 
据《魏书》记载,寿春县有个人,叫苟泰,有个三岁的儿子,在遇到强盗时丢失了。过了几年后发现孩子在同县人赵奉伯的家里,苟泰便报告了官府。在公堂上,双方都声言那孩子是自己的儿子。郡、县两级官吏查访了很长时间,都没办法定案。
 
李崇听说这件案子悬而未决,于是接过来这个案子,命令将两位父亲与小孩隔离开来,并把他们分别拘禁了几十天。然后派人告诉他们说:“你的儿子得了疾病,不久前,已突然死去。长官命令解除对你拘禁,你可以出去为儿子奔丧。”
 
苟泰听说后,立即放声大哭,悲痛不已;而赵奉伯听说后,只是叹息,没有丝毫悲痛之意。
 
李崇观察了解到这两个人的两种表现以后,就把小孩判给了苟泰,并追究赵奉伯的诈骗罪。
 
赵奉伯于是招供认罪,说:“我以前是丢失了一个儿子,后来遇到机会,就冒认了这个孩子。我错了!”
 
李崇:侦破冒认死尸案
 
另外据《北史》记载,定州流民解庆宾、解思安兄弟二人因触犯刑法,被发配到扬州。弟弟解思安不服劳役,逃了出去。解庆宾怕会被追查责任,打算把弟弟的姓名从户籍上除掉,于是冒认城外死尸,谎称他弟弟被人杀死,把死尸迎回家中安葬。
 
又有一个女巫阳氏,她也为解庆宾作证说:自己见到了一个鬼,叙说解思安被害时的痛苦和饥渴的情况。
 
解庆宾又诬告同军的士卒苏显甫、李盖二人,杀了他的弟弟,那二人忍受不了刑罚的痛苦,各自都招认了。
 
李崇发现案情有疑,就暗中派了两个本州城中无人认识的公差,叫这两个公差自称从外地来,找到了解庆宾,告诉他说:“我们就住在这个州,离这里三百里。最近有一个人,来我们家投宿,我们怀疑他有问题,当即就追问他打哪儿来。他说自己是流配充军的人,不愿服役而逃跑。我们当时想把他扭送官府,他苦苦哀求我们,声称有一个哥哥,现住在扬州相国城内,你们去告诉他,对他说明事情的原委,家兄听到这事后,必定会重重报答你们。”
 
两个人说:“因此我们来拜访你,把他的这个意思转告给你。你自己估摸一下,给我们多少财物,我们才会放了你弟弟。”
 
解庆宾听了这二人的说词,茫然变了脸色,请求他们稍等两天,以便给他们准备财物。这两个公差将情况详细报告了李崇,李崇下令逮捕了解庆宾,问道:“你弟弟逃跑了,你为什么冒认别人的尸体?”
 
解庆宾于是招供了自己的全部罪行。
 
李崇于是将苏显甫、李盖二人平冤、释放了。
 
几天以后,李崇派人把逃犯解思安抓捕送来。李崇召来女巫审问,女巫承认:是被解庆宾收买,替他散布鬼话,作伪证。
 
赵和:计谋巧破无赖
 
据《唐阙史》载:唐朝懿宗咸通年间,楚州淮阴县有两个农民,一个住在村东,一个住在村西,他们两家世代交好。村东那位农民以自己的地契作为抵押,向村西那位农民借款一千缗,双方约定第二年还本付息,赎回地契。
 
借款到期后,东村欠钱的因为手头不便,只有八百缗钱,便先拿去交给西村借方,并约定第二日付清不足的二百缗钱及其利息。因为两家是世交,又只隔短短一夜,也没有留下收款收据。
 
哪料,人心难测。第二日,当东村欠钱的带余款找西村借出方时,他却翻脸不认人,拒不承认昨天收过他的八百缗钱。无奈,东村欠钱的告到县衙,但因为口说无凭,无据为证,输了官司。
 
东村欠钱的农民走投无路时,听说天水人赵和在江阴县当县令,擅于断案,便跨越长江,到江阴县找赵和告状申冤。赵和因为自己官职卑微,而且该案又不在自己辖区内,颇为难。可是看着这位欠钱者可怜兮兮,善良的赵和破例接下此案。
 
第二天,赵和派出手下衙役到淮阴县投递公文,说江阴县捕获江洋大盗,在审理中供出西村借出方那位无赖是同案犯,请求该县予以逮捕送来。按唐律,持刀在江湖上打劫的强盗,相邻县份不得庇护,这位无赖被押送到了江阴县。
 
那位西村无赖一副没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的架势。赵和说,强盗们打劫了金银财宝,要到那无赖家中清点辨认。为了洗刷冤情,开脱罪责,这无赖绞尽脑汁,将其家中的金银财宝如数写上清单,其中东村欠钱者还给他的八百缗钱也赫然在列。这无赖一门心思,想着要在江洋大盗案中洗脱干系,万万没有想到东村欠钱者会越境告状。
 
赵和将这无赖所写清单拿在手中,笑着对他说:“看来,你的确没有参与江洋大盗打劫,但是你为什么不承认收过欠钱者的八百缗钱呢?”并当即传来东村欠钱者,让其与那无赖当堂对质。
 
人证俱在,那无赖再也无法抵赖,只得低头认罪,如实供述,承认自己收过欠钱者的八百缗钱。
 
这西村无赖被押回原籍,不但返还了东村欠钱者的地契,还受到了官府的处罚。